科幻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光暈·致遠星的淪陷 > 第二部 新兵

第11章

軍歷2525年11月27日1750時

UNSC護衛艦聯邦號,前往鯨魚座x星系第四行星的UNSC大馬士革淚材料測試基地途中

進入常規空間后,UNSC護衛艦聯邦號休息艙中的觀景屏隨之打開。遍布于空間之中的冰晶不斷沖撞著外部攝像頭,給遠處鯨魚座x星系的那輪黃日罩上了詭異的暈圈。

約翰看著這幅奇妙的景象,心中卻在思索“雷神錘”這個詞。他己經查過教育數據庫。雷神錘是北歐神話中索爾(雷神)所用的錘子。雷神錘計劃一定是指某種武器。至少約翰是這么希望的,斯巴達們需要一些有力的裝備來對抗圣約人。

如果這是種武器,那么為什么會被安置在UNSC所轄區域邊境的大馬士革測試基地呢?他二十四小時前才聽說這個星系的名字。

他轉身看了看隊員們。盡管這個休息艙足有一百張鋪位,但斯巴達還是聚在一起。他們玩撲克,擦靴子,讀書,或是鍛煉。薩姆正和凱麗爭論著什么,不過凱麗顯然有意放慢了自己的語速,好讓薩姆能勉強和自己抗衡。

約翰不喜歡待在飛船上的感覺。失去控制一切的感覺,讓人很不自在。除了被塞進“冰箱”——飛船上那令人難受的低溫艙——的時何之外,約翰就只能等特,猜想下一個任務到底是什么。

在航程的最后兒周里,斯巴達們根據哈爾茜博士的指示,執行了兒個小任務。在這些被博士稱為“處理瑣事”的任務中,他們撲滅了耶利哥7號星上的叛黨勢力,端掉了羅斯福軍事塞地附近的一個地下黑市。每執行完一次任務,他們就距離鯨魚座x星系更近一步。

約翰在調遣人員執行任務時,保證了小隊的每個成員都參與過一個或幾個任務。他們的表現完美無瑕,從未失敗。門德茲軍士長會為他們感到驕傲的。

“斯巴達117,”哈爾茜博士的聲音從擴音器傳出,“立即到艦橋報到。”

約翰馬上打起精神,按下通訊器說:“是,夫人!”接著,他轉頭對薩姆說,“讓所有人做好準備,也許會有任務。動作快些。”

“明白。”薩姆說道,“你們都聽到軍士長的話了。把牌放下,別偷懶。穿好制服,戰士們!”

約翰快步走進電梯,按下去艦橋的按鈕。隨著電梯穿過飛船的自旋區域,重力逐漸消失,接著又再度出現。

門自動打開,艦橋出現在他眼前。每面墻上都一個巨大的屏幕。有的顯示著各個星球,以及遠處某個星云的模糊紅點。也有些屏幕顯示著核反應堆的狀態、星系內微波通訊光譜等等。

艦橋中央圍著一圈黃銅護欄,里面坐著四名中尉,分別控制著導航、武器、通訊以及飛船操作系統。

約翰停下來朝華萊士艦長敬禮,接著又沖哈爾茜博士點了點頭。

華萊士艦長右手背在身后,筆直地站在那里——他的左臂從肘部以下都被截掉了。

約翰保持著敬禮的姿勢,直到艦長示意他稍息。

“請過來,”哈爾茜博十說,“我想讓你看看這個。”

約翰走過去,全神貫注于哈爾茜博士和華萊士艦長正在仔細觀察的一面屏幕上。那上面顯示著各式各樣復雜的雷達信號。可在約翰看來,這只是一團亂麻。

“在這兒,”哈爾茜博士指著屏幕上的一個峰值信號說,“又出現了。”

華萊士艦長捊著下巴上的黑胡子想丁想,才說:“說明這鬼東西有八百萬公里遠。就算它是艘太空飛船,也得過整整一小時后才會進入我們的武器射程內。再說——”他沖屏幕比了比,“——它又消失了。”

“我建議進入戰備狀態,你覺得呢,艦長?”

“我想還沒這個必要。”華萊士帶著一副屈尊俯就的腔調說。他顯然不太喜歡讓一個平民上他的艦橋。

我們一直沒有讓這個消息外泄,“哈爾茜說,”但我必須告訴你,當我們第一次在豐饒星上發現異星人時,它們就是出現在很遠的距離……然后突然變得很近。“

“一次星系內躍遷?”約翰說。

哈爾茜笑著對他說:“很恰當的假設,斯巴達。”

“這不可能,”華萊士艦長說道,“在躍遷斷層空間中,無法進行那么準確的導航定位。”

“你的意思是‘我們’無法做到如此準確的定位。”博士說。

艦長握緊拳頭,隨即叉松開。他打開了通訊器。“所有人員注意,全體進入戰斗狀態。施行封閉防護隔斷。重復:所有人員,進入戰斗狀態。這不是演習。反應堆功率升至百分之九十。轉向一二五航道。”

艦橋上明亮的燈光被黯淡的紅光取代。約翰感覺到腳下的甲板在顫動。當飛船傾斜著開始轉向時,所有壓力門都猛然關閉,約翰也被困在了艦橋上。

聯邦號在新的航線上穩定下來。哈爾茜博士抱著胳膊,俯過身來小聲對約翰說:“我們可能會搭乘聯邦號的運兵船去鯨魚座x星系第四行星的測試基地。我們必須得到雷神錘,”她轉過身看著雷達屏幕說,“必須趕在它們之前。所以,讓你的人做好準備。”

“是,夫人。”約翰打開通訊器,“薩姆,讓所有人到阿爾法艙集合。十五分鐘內登上鵜鶘運兵船,做好出發推備。”

“我們十分鐘就能搞定。”薩姆回答道,“如果那些長劍截擊機不擋路的話,就能更快。”

如果此時能和同伴待在一起,約翰愿意付出任何代價。他覺得自己仿佛被拋棄了似的。

雷達上突然閃現出許多詭異的綠色斑點……聯邦號附近的空間仿佛變成了一鍋沸騰的開水。

撞擊警報響起。

“堅持住!,華萊士艦長喊道。他用手緊緊握住黃銅欄桿。約翰連忙抓住墻上的一個應急扶手。

有什么東西出現在聯邦號前方三千公里的地方。那是個細窄的橢圓體,惟一的“裂痕”焊縫在它的側面,直貫首尾。外殼上有些微小的亮光不斷閃爍。尾部籠罩著紫色的模糊光暈。這艘船只有聯邦號的三分之一大。“一艘圣約人飛船。”哈爾茜博士說著,下意識地離開雷達屏,向后退了幾步。

華萊士高聲叫道:“通訊官,向鯨魚座x星系發訊,請他們派遣援軍。”

“是,長官。”

這艘異族飛船閃耀著藍色的光芒。這股光非常明亮,雖然經過了攝像頭的過濾處理,約翰還是覺得眼睛生疼,幾欲落淚。

聯邦號的外殼開始發出被燒灼、撞擊的聲音。艦橋上的三個屏幕布滿了干擾信號。

“能量束!”坐在操作系統前的中尉叫了起來,“通訊天線被毀。三區及四區護甲殘余百分之二十。三區外殼破裂,正在修補。”中尉在坐位上不安地扭動著,額頭上布滿汗珠,“飛船人工智能核心記憶體過載。”他繼續說。

人工智能死機后,飛船仍然可以開火,也能夠進入躍遷斷層空間。但約翰知道,這就得需要花上不少時間來進行跳躍前的計算。

“轉向零三零,下傾一八零。”華萊士艦長迅速下達命令,“射手型導彈發射艙A到F裝彈。馬上計算發射軌道。”

“是。”導航及武器系統的操作員齊聲回答。“A至F發射艙裝彈。”他們瘋狂地敲擊著面前的鍵盤。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了,“發射軌道測算完畢,長官。”

“開火。”

“A至F導彈發射艙開火!”

聯邦號一共有二十六組發射艙,每一組都配有三十枚射手型高姆導彈。根據屏幕顯示,A至F發射艙己經打開,接著同時開火。一百八十枚導彈咆哮而出,直撲異族飛船。

敵艦開始改變航道,它旋轉著直到艦首面對飛來的導彈,接著便以令人震驚的速度向上沖去。

射手型導彈迅速改變彈道追蹤飛船,但至少半數的飛彈從目標旁邊呼嘯而過,完全脫靶。剝下的一半全部擊中敵艦。火光籠罩了異族飛船的外殼。

“干得好,中尉。”華萊士艦長說著,拍了拍那名年輕軍官的肩膀。

哈爾茜博士皺著眉緊緊盯著屏幕。“不,”她低聲說“等等。”

火光閃耀片刻,隨后褪去。那艘異族飛船的外殼,像夏季馬路上的灼熱空氣似的波動了兒下,然后又閃耀出一種金屬般的銀光,然后變成明亮的白色。火光黯淡下去,飛船的外殼逐漸顯露出來。

毫發未損。

“能量盾。”哈爾茜喃喃說道。她輕咬下唇,思索著。“就連這么小的飛船都有能量護盾。”

“中尉,”艦長向負責導航的軍官咆哮著,“關閉主引擎,開動轉向推進器。旋轉定位,讓我們正面朝向那東西。”

“是,長官。”

聯邦號主引擎的轟鳴聲逐漸消失。本來向著測試基地駛去的飛船,在慣性和轉向力作用下掉頭飛向敵艦。

“你在干什么,艦長?”哈爾茜問道。

“MAC裝彈,”華萊士艦長對武器官說。“讓他們嘗嘗重炮的滋味。”

約翰明白這樣做的原因:將你的后翼暴露給敵人,只會讓他們占盡便宜。

MAC(磁力加速炮)是聯邦號的主要武器力量。它發射的是一種超高密度的鎢鐵合金彈。這種子彈憑借巨大的質量和速度,足以撞擊并摧毀大部分艦只。但MAC不像射手型導彈擁有制導能力,所以發射時必須正對目標才能擊中。當兩艦都在進行快速運動時,要做到這一點確實很難。“MAC電容器充電。”操作武器系統的中尉報告著。

圣約人飛船開始轉向,將其側翼朝向聯邦號。

“好,”艦長低聲說,“讓我有個更大的靶子。”

細小的藍光在異族飛船的外殼上閃爍跳躍著。

突然聯邦號前端的顯示戰場變化的顯示屏熄滅了。

約翰聽到頭頂上傳來燒灼的咝咝聲,接著是減壓產生的爆炸的沉悶巨響。

“遭到能量束攻擊。”控制飛船操作系統的軍官報告,“三區到七區護甲只余四厘米。導航天線被毀。二、五、九區船殼破損。左舷燃料箱泄漏。”這名中尉顫抖的雙手在操作臺上瘋狂舞蹈著,“姍料抽送至右舷備用燃料艙。封閉受損單元。”約翰焦躁地搖晃著身子。他必須走了。該行動了。傻站在這里,遠離他的小隊,什么也不做——這種行為和他的每一根神經相違背。

“MAC炮充電百分百。”武器操作官喊道,“發射準備完畢!”

“開火”“華萊士艦長命令道。

艦橋的燈光暗了一下,聯邦號震動著。MAC射出炮彈,那是一枚熾熱的金屬彈,速度每秒高達三萬公里,飛速地在太空中沖刺。

圣約人飛船的引擎噴射出火光,艦體開始轉向……

……太遲了。這枚重磅炮彈正中艦首。

圣約人飛船向后翻滾著。能量盾的微光瞬間變成一道耀眼的電光……接著又閃了幾下,就逐漸黯淡,消失了。

艦橋上所有人都爆發出勝利的歡呼。

除了哈爾茜博士。她調整攝像頭,將圣約人飛船放大。約翰仔細看著屏幕。

一開始飛船瘋狂地旋轉著,逐漸減慢了旋轉的速度,最終停了下來。它的前端被炸裂了,空氣不斷涌出。可以看到里面有無數火光閃現。這艘船緩慢地掉轉方向,逐漸加速,沖他們開了回來。

“它應該己經被摧毀了。”哈爾茜喃喃自語道。

紅色的細小斑點出現在圣約人飛船的外殼上,數目越來越多,井沿著船側那條縫隙開始匯聚。

華萊十艦長說:“準備再次發射MAC炮。”“是。充電完成百分之三十。發射參數準備完畢,長官。”

“不,”哈爾茜說,“規避動作,艦長,馬上!”“我不希望我的命令受到質疑,夫人。”艦長轉過身面對她,繼續說,“恕我冒味,博士。我尤其不希望收到沒有戰斗經驗的人的質疑。”他挺直身,把手背在身后,“密封門已經關閉,所以我不能讓您離開艦橋……但如果再有一次類似這樣的行為,博士,我只能將您的嘴堵上。”

約翰瞥了一眼哈爾茜博士。她滿臉通紅,不知是因為羞辱還是憤怒。

“MAC充電百分之五十。”

紅光繼續在圣約人飛船上聚集,最終形成一條密實的光帶。越來越亮。

“充電百分之八十。”

“他們在轉向,長官,”導航官匯報說,“它正轉向右舷。”

“充電百分之九十五……百分之百。”

“讓他們下地獄吧!中尉,開火。”

燈光再次黯淡。聯邦號不斷震動,一枚雷火交織的炮彈劃破黑暗而去。

圣約人飛船沒有做出任何規避動作。集聚在飛船側面的血紅光芒最終脫離了船體,向前噴發,沖聯邦號射來。光束和MAC彈擦肩而過,兩者最近時相隔不過一公里。紅光閃爍的脈動光猶如液體,邊緣不斷變形,最終延伸成一滴在右空中流動的五米長的紅“淚滴”。

“規避動作,”華萊士艦長叫道,“開動左舷應急推進器!”

聯邦號緩慢地駛離了圣約人能量武器的彈道。

MAC彈擊中了圣約人飛船的中央。它的護盾閃了兩下,隨即消失。MAC彈穿入飛船,使其完全失去控制,無規則地旋轉起來。

但那個紅色光球仍在移動,并開始追蹤聯盟號。

“開啟逆向引擎。”艦長命令道。聯盟號搖擺著開始減速。

紅光本應直接從他們的船頭掠過無法打中他們,但它中途一個急轉,打中飛船左舷中央。

一時間,燒灼聲撞擊聲不絕干耳。聯邦號開始向右舷傾斜,整個翻了過去,接著不斷打滾。

“穩住。”艦長喊道,“右舷推進器。”

“一到二十區有火情警報,”飛船系統操作員說。著,話音中充滿驚恐,“一區二號至七號甲板……被熔化,長官。”艦橋上明顯變熱了。約翰可以感到汗珠沿著脊背滑落。他從沒感到過如此無助。他的同伴現在是死是生?

“左舷所有護甲被摧毀。三、四、五區二號至五號甲板失去聯系,長官。它要把我們燒穿了!”

華萊士艦長站在那里一語不發。他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艦橋上僅剩的一面顯示屏。

哈爾茜博士上前幾步。“艦長,請允許我向您建議,現在拉動警報讓全體船員穿好太空服。給他們三十秒時間準備,然后將除艦橋外所有艙室的空氣全部排出。”通訊官看著艦長,等待命令。

“照做。”艦長說,“鳴響警報。”

“十三號甲板被毀,”操作員繼續報告,“火情向引擎室霏近。船體框架開始扭曲。”

“排出空氣,馬上!”華萊士命令道。

“是。”操作員回答。

一聲重擊聲傳遍全船……接著一切都靜了下來。

“火滅了,船體溫度正在下降——穩定了。”

“它們是用什么鬼東西擊中我們的?”華萊士叫道。

“等離子武器。”哈爾茜博士回答。“但和我所知道的任何等離子武器都不一樣……它們可以自動調整彈道,卻我們都檢測不到任何可以使之自動調整彈道的機械構造。這太神奇了。”

“艦長,”導航員說,“異族飛船正在追擊我們。”

圣約人飛船——它的中央有一個閃著紅光的空洞——掉轉方向,朝聯邦號駛來。

“怎么……”華萊士艦長不可置信地說。但他迅速恢復了理智,“準備下一發MAC彈。”

武器系統操作軍官慢慢擠出一句話:“MAC系統被毀,艦長。”

“我們成了活靶子。”艦長嘟嚷著。

哈爾茜博士靠在扶欄上說:“不完全是。聯邦號載有三枚核彈,對嗎,艦長?”

“在這種距離下引爆核彈,會把我們也毀了。”

哈爾茜緊皺眉頭,雙乎捧著面頰,沉思著。

“請原諒,長官。”約翰說,“異星人迄今為止的戰術表現出了非理性的狠辣,就像一只動物。他們本可以躲開第二枚MAC彈。但為了保持位置向我們射擊,它們完全沒有躲避。在我看來,它們會停止不動,對抗任何挑戰者。”

艦長看著哈爾茜博士。

她點點頭,說:“長劍截擊機?”

華萊士艦長轉過身,背對著他們,用手捂住臉。片刻之后,他嘆了口氣,點點頭,打開通訊器。

“長劍第四中隊,我是艦長。把截擊機開動起來,孩子們,讓那雜種吃點兒苦頭。我需要你們給我們爭取點兒時間。”

“明白,長官。我們已經做好準備。現在出發。”

“全艦轉向。”艦長對導航員說,“給我以最快速度駛向晾魚座x星系第四行星軌道。”

“引擎冷卻劑已泄漏,長官。”導骯員說,“我們可以用百分之三十的引擎輸出力。不能再高了。”

“給我百分之五十。”華萊士接著對武器操作員說。“裝配一枚濕婆神式核彈。把近爆引信距離設為一百米。”

“是,長官。”

聯邦號猛地掉頭。約翰感到胃里很難受,他緊緊抓住護欄。聯邦號的旋轉逐漸減慢,最終停了下來,飛船開始加速,

“引擎紅色警報,”操作員報告道,“二十五秒后核反應堆關閉。”

通訊器傳出咔噠一聲,接著是一陣沙沙的雜音,然后才出現話語:“長劍截擊機接敵,長官。”

從僅存的后都攝像頭,約翰可以看到兀點光亮閃現——那是圣約人能量屋企發出的冰藍色光亮,以及長劍所擁帶的導彈放射出的橘紅火球。

“發射導彈。”艦長下令。

“十秒后關閉。”

“導彈發射。”

一條火焰將黑暗的太空分成兩半。

“五秒后關閉,”操作官匯報說,“4,3、2——”

“把引擎里的離子廢料排入太空。”艦長說,“關閉其他所有系統。”

在短短的一瞬間里,圣約人飛船在純白光焰中投下側影,接著,圖像就消失了。艦橋一片黑暗。

不過約翰能看得一清二楚。他可以看到艦橋上的軍官門,可以看到哈爾茜博士緊緊抓著欄桿,可以看到華萊士艦長站在原地向那些被他送上黃泉路的飛行員敬禮。

聯邦號的船殼被沖擊波震得乒乓作響。這聲音逐漸增大,一陣次聲波讓約翰感到骨頭都在振蕩。

這黑暗中的噪聲似乎永遠不會停歇。但終于,它沉靜了下來……慢慢消失。

“開啟后備系統。”艦長說,“慢慢來,如果可能的話,給我百分之十的引擎輸出。”

艦橋的燈再次亮起,雖然還很昏暗,但到底是開始工作了。

“報告情況。”華萊士說。

“所有傳感器死機。”操作官說,“重啟備用計算”機。開始運轉。啟動掃描程序。外面有很多殘骸。溫度非常高。所有長劍截擊機均被汽化。“然后他抬起頭來,面無血色地說,”敵艦……完好,長官。“

“不。”艦長緊緊握起拳頭。

“它開始撤離了,但……”操作官發出一聲寬慰的嘆息,接看說,“非常緩慢。”

“怎么才能干掉這種東西?”艦長低語道。

“不知道我們所擁有的武那能否毀掉它們,”哈爾茜博士說,“但至少我們知道,我們可以拖住它們的腳步。”

艦長站得更直了。“最高速度駛向大馬士革測試基地。我們將掠過其上空,然后到距其兩百萬公里的軌道上進行休整。”

“艦長,”哈爾茜說,“你是說掠過?”

“我接到命令將你送到基地,然后修復本來存儲在第三區的東西,夫人。當我們掠過時,一艘運兵船會送你和你的——”他看了一眼約翰,“——隊員們去基地。如果圣約人飛船回來,我們就是把它們引走的誘餌。”

“我明自了,艦長。”

“我們將在軌道上會合,但不能遲于1900時。”

哈爾茜轉身對約翰說:“我們得快,沒多少時間了——而且我有很多東西要給斯巴達們看。”

“是,夫人。”約翰說。他環視艦橋,心中期望自己永遠不用再到這里來。

牛牛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