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超級戰士 >

第三章 逃亡

黃昏時分。

夕陽在西邊的弧形地平線外只是一團暗紅,城市的燈火亮起來。

坐在我身旁的簡嚴首次發言:“夢女的追隨者只在這時間聚集,圣士請你緊記我的指示,否則你要負起一切后果。”此人的語調像刀鋒般寒冷。

我淡淡道:“我明白,但當我單獨行動時,非不得已你們千萬不要現身。”

簡嚴臉無表情地道:“這個由我決定,而不是你。”

我聳聳肩,作為對他的抗議,側頭從噴氣飛船的窗往下望去,邦托烏這人類最偉大的城市,此刻令人目眩心迷,以億計點點密集的芒光,排列成異麗的圖案,延伸往眼所能及的每一個地平極限。

我們的飛船上下四周共有六艘載滿簡嚴轄下“精英團”百多名便裝戰士的飛船,以完整的隊形往城東飛去。

船隊外的空間,空中巴士火蟲般飛動,載著為維持以億計人口生計,工作得形神俱疲人們回到他們擁擠的住所。

船隊開始往下俯沖。

邦托烏最大的“和平廣場”已然在望,將廣場的天空封起來的巨形賀拱型透明天頂,是很容易從高空辨認的標記。

船隊緩緩下降。

簡嚴冰冷的聲音傳來:“記著!當我們降在廣場旁的停機坪后,你獨自一人進入廣場,像其他往廣場玩樂的人那樣,千萬不要東張西望,找尋我方人的行蹤,若遇緊急狀況,按下裝在你腰帶左處的示警器便成。”

我有好氣沒好氣地道:“邦托烏每一個角落都在你們的嚴密控制下,會有什么危險。”

簡嚴忽地沉默起來。

我乘機猜度他。

這次突擊的猜測,使我成功地從他門禁森嚴的心靈里,捕捉到我想要的東西。

那是仇恨、不定和一幅圖象。

圖像是個臉相莊嚴的、長發垂肩、臉容清瞿的老者,雖然這十二年聯邦政府將一切有關他的圖片和文字完全禁絕,但他的音容仍為大眾所熟悉,就是因他整個人類進入了太陽能的全新時代。

他是十二年前因“圣廟事件”而失蹤的“太陽能之祖達加西圣主。”

由此亦可推知達加西仍然生存,甚至成為聯邦政府的頭號大敵。

船隊通過張開的防污染護罩,降在停機坪上。

簡嚴道:“你由停機坪的七號出口出去,可通往廣場的‘和平大道’,輸送帶在二十分鐘內把你送到目的的,一切要看你了。”

我微微一笑,離開飛船,往七號出口走去。

邦托烏是名副其實的人造森林,所謂“大道”只是建筑物與建筑物之間有空氣清新系統的密封巨大廊道,購物中心和娛樂設施,集中在這些“大道”的兩旁,以萬計的巨大廊道便這樣整個城市連接起來,在重要的交匯點,都有武裝特警駐守的檢查站,防止一切不利統治的事情。

我擠進大道的電力輸送帶上,隨著人潮,讓時速十哩的輸送帶將我們送往廣場去,四周密密麻麻全是人,使人迷失在人的浪潮里。

每個人都是臉無表情,諷刺的是在邦托烏里,人的距離少無可少,但心靈的隔離卻是大無可大。文明是否走至盡頭?

沒有人注意我的存在,沒有人注意他人的存在。在快要到達露天廣場時,幾個人從一旁沖上輸送帶,站到我身旁,被擠開的黯然不語,像換去抗議的能力。

那些人剛好將我夾中間。

我感到不大對勁,但在緊擠著人的輸送帶上,除非跨出帶外,否則要移離這些人亦是頗困難的一回事。

驀地在前面那穿深黑外套的人的背上,現出一個人的影像。

我就象看著一個傳播影像的活動熒幕。

我環視四周的人,他們都臉無表情,還封擋別人的視線,使我成為唯一清楚地看到眼前影像的人。

眼光回到前面那人的背上,終于認出那影像是誰。

漢威博士。

我的同窗兼好友。

據厲時說,他在調查夢女時已神秘失蹤。

漢威兩眼射出誠懇的神情,接著在他頭上的空間顯現了一行字。

“老朋友!信任我,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整行字不斷在閃動。

我不由佩服之極,只有這種方法,才可避過簡嚴裝在我身上的竊聽器,但他們為何能如此準確地掌握我的行蹤?難道情治局中竟有內鬼?

另一行字代替了先前的字閃動道:“設法撇掉情治局的人,到廣場區第十九號停機坪,我們將二十四小時布有人手在等待你。”

影像消去。

輸送帶往下滑去,變成一級級往下落的電動階梯。

便場的入口在望。

那些為漢威傳訊的人若無其事在廣場入口處散掉,剩下我一個人擠進廣場。

便場天頂處的人造太陽,把擠滿以萬計人的空間照得明如白晝。

我往廣場中心點的大噴水池走去。

混進了廣場的人潮里。

心內思潮起伏。

罷才的短暫接觸,使我知道漢威加入了組織嚴密的反聯邦革命黨,但他們怎能如此精確地掌握我的行蹤,漢威因夢女而失蹤,這時找上我,不問可知是想設法營救夢女,我是否可以絕對地信任他們?有沒有可能這是厲時試探我是否忠實的手法?我有點后悔剛才沒有猜測他們的誠意,可事情實在太實如其來。

露天廣場是城東區近二千萬居民唯一的活動大空間,不過聽說政府為了應付增長的人口,計劃將她劃入建筑藍圖,拆毀以造更多的住屋。

沒有人敢抗議,因為被列入黑名單是個無有止境的噩夢。

廣場人山人海。

婦孺的數目遠比壯年的男丁為多,不知這是否因政府大量征兵報役的后果,也沒人知道被征的兵被派到哪里去,只有最高統治者才會曉得。

準慧或者也是知情者之一。

沒有人注意我的存在,也沒有留意他人的存在。

在這擠得密不透風的大都會里,人的疏離反而更強烈。

愈多人走在一起,人愈感到自己的迷失和孤獨。

大水池嘩啦啦的噴水聲,傳入耳鼓。

被射燈染得五光十色的水柱,直噴上天,再散灑下來,使人精神一振。

一種奇怪的感覺忽地傳入我的神經。

那像是一種無形的震波,從某一中心向外擴散。

我放棄往大水池走去,轉而擠往戲劇院的方向。

那是震波的來源地。

在歌德劇院建筑物前連綿百級的長石階上,坐滿走累的人。

其中一群人特別吸引我的注意力,不但因為他們沒有像其他人的互相交談,更重要的是我感到他們正是震波的來源。

他們有各式各樣的人,學者、工人、專業技術員,有些索性閉起眼睛,進行冥想。

我知道找到目標。

他們正是夢女的信徒。

心中不由奇怪他們大模廝樣聚集到一塊兒,難道不怕聯邦政府對付他們嗎?

一轉念,不禁釋然。

表面上事事講求法律的政府實在沒法入他們任何罪名,誰能證明這群互不交談的人違反了“宗教法”?夢女也只是因沒有戶籍而被拘禁吧!

想到這里不禁暗抹一把冷汗。

只有我才有可信的資格來證明他們犯罪,因為我是來自圣廟的圣士,“心靈對流學”的權威。

我成為了唯一可將他們繩之于法的人。

可是我怎能這樣做?

尤其在和夢女接觸之后。

我的眼光在他們間巡游,很快停在其中一位女子身上。

吸引我的地方不單只在顯示她職業是醫生的制服和她清麗的俏臉,更重要是我感覺到她是整個精神震波的核心點。

凝聚精神,閉上眼睛。

我的精神力利箭射向震波的中央去。

就像跳進精神的海洋里,我接觸到各類型的情緒,我感到自己的力量無比強大,不一會像磁鐵把各種上浮游疏散的脆弱精神力量吸引到我處,形成新的中心。

我全身一震,精神急速退出。

他們也同時一震,茫然張開眼睛。

那美麗的女醫生般瞪大美目向我望來。

我垂下頭,掩飾臉上隱藏不住的震驚。令我駭然的是自己的精神力量,假設以往我的精神力量像個手電筒的光芒,現在已變成一盞強烈的太陽能射燈。

這是夢女賦予我的力量。

今早在囚室內,她將某一種奇異的能量送進我體內,使我可以比以往從容百倍地窺視別人的心靈,但直至此刻,我從與她的信徒的精神接觸處,才知道自己竟然超越了“心靈對流”的層面,進而可以形成一個精神的磁場,下一步還可以做什么呢?

我不敢嘗試下去,深恐自己控制不了。

我再抬頭向他們望去。

他們全瞪大眼睛,渴望地四處探視。

他們在找尋夢女。

那美麗的女醫生卻消失不見。

我剛想退走。

身后一把溫婉的女聲道:“你是誰?我知道剛才的事是你干的?”

我轉頭一看,那女醫生正瞪大杏目看我,不眨一下。

我是不能將心里的話向她傾訴的,因為我身上被簡嚴裝上精密的傳音系統,我也不可以用心靈和她對話,簡嚴可輕而易舉從表面的現象判斷出我擁有夢女的能力,那亦是我完蛋的時候來到的一刻。

我淡淡道:“小姐!我不知道你是誰!”轉身便走。

機會來了。

我將夢女被囚的訊息,在轉身的剎那送進她的腦神去,同時告訴她,我將會設法將夢女營救出來,請他們安心。

是的!

這世界將沒有任何一種力量阻止我營救夢女,即使要賠上性命。

我已深深地愛上了她,再也不能自拔。

我再次進入囚室。

夢女的眸子同時張開,向我望來。

這次輕而易舉地,我們建立了心靈相通的聯系。

她立時知悉我想法,明亮的眼睛閃亮愉悅的神采。

我拉起她的手,纖弱柔軟。我雖是第三次見她,卻像已和她熱戀了千百世。

我故作緊張地道:“我迷倒了監視我們的人。來!穿起這套軍服,讓我帶你出去,我有特別通行證,絕不會受人懷疑。”這些話,當然只是說給準慧他們聽,夢女已知道我真正的想法。

她搖搖頭,并不站起來。

我急叫:“難道你不信任我嗎?我是冒生命危險來救你的。”這兩句倒是肺腑之言。

她仍是搖頭,眼里射出悲哀的神色。我聽到在心靈內道:“這是沒有用的,我已將我一半的力量給予你,使你可代替我領導外面的人,讓我在這里死去吧!”

我狂叫起來:“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能力。”

用力一拉。

她向我撲過來,跌進我的懷里。

我擁著她往外走去。

相鄰監聽室倒下了兩個暈倒的軍人,這是厲時的安排,他們是真正的暈過去,因為我指出夢女有察看他們精神狀態的能力。

我為夢女穿上軍服,戴上軍帽。

她默默無語,眼里的悲哀神色更濃,同時又藏有對我無盡的深情。

蒼白的臉龐,絕美的孤清。

我拉起她的手,往外走去。

兩個軍衛,迎面而來。

這當然是厲時安排的其中環節,我給他們檢看通行證,循著厲時早先的指引,費了三十分鐘才抵達最近的一個停機坪。

那里泊了七輛雙體噴氣飛行車和一架“靈巧型”的戰機,只有幾名軍衛在站崗。

依照和厲時的約定,我應該登上其中一輛雙體噴氣車。

我的心靈延伸出去,猜測了幾名軍衛的思想,立時心中狂喜。

他們只接到不阻攔我的命令,但并不知道我應登上那一架噴氣車,又或是戰機。

我望向夢女。

她的目光深遠安寧,像是對將來下了某些決定。

我緩步往指定的那架噴氣車走去。

夢女跟隨在我身后。

來到噴氣車前,我們停下來。

“嘎!”

相鄰“靈巧型”戰機的門張開來,一名聯邦軍“戰士級”的人員,步下機門。

我向他叫道:“朋友!你戰機的啟動密碼是什么?”

那戰士愕然望向我。

戰士眼中射出懷疑的神色,眼光掃視了我們兩遍,才從我們身邊走過。

當戰士進入金字塔內時,我的心妨不住卜卜跳起來。

我望向夢女,她也望向我。

勇氣涌上來。

我一把拖起她的手,急步往戰機走去,拉開機門,自己先爬上去,才把夢女拉上來。

站崗的軍衛一點懷疑也沒有。

我伸出手,在控制戰機的中樞電腦指揮板按動密碼。

就在剛才我詢問那戰士時,我的心靈從戰士的腦里探測到浮升出來的密碼。

“靈巧型”戰機升離地面,“呀”一聲沖破空氣,射進廣闊的空間里。

就像鳥兒脫離囚籠。

我擔心的攻擊并沒有出現,可以想像措手不及下,厲時來不及作出反應。

夢女安詳地看著戰機外的世界。

邦托烏雄霸大地的森林,無限地在下面延伸。

文明只是個做不完的噩夢。

戰機的速度提升至極限,往城東飛去。

我的心靈延伸過去,和夢女的緊緊結合在一起。

“我將把你送回你的人中間去,希望他們好好保護你,珍惜你。”

她在我心靈內里答道:“那你又怎樣?”

我在她心靈里答道:“我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脫離了他們的魔爪。”

她深沉一嘆:“沒有用的,他們一定可以找到我們,在抓到我的第一天,情治局的人在我體內植入感應追蹤器,城市里并沒有能躲避他們的地方。”

我罵出口:“這老狐貍!”

怪不得厲時如此放任我,因為他根本不擔心夢女能飛到哪里去。

心中說不出的沮喪。

在強權下,個人的力量是那樣地微不足道,失敗的挫折感頓生。

由一開始我已知道自己在玩燈蛾撲火的死亡游戲,可是只要有一分力在,便要為她盡一分力。

她的心靈在愛撫我的心靈。

夢女再嘆一口氣,在我心靈內道:“我要回家。”

我愕然叫了出來:“回家?”

“是的,我要回家。”她的眼光移向邦托烏在遠方的極限。

我驚異得忘了以心靈和她對話,錯愕道:“城市外只是核戰后充滿輻射、化學細菌和毒氣的廢墟,你的家怎會在那里?”

“我就是在廢墟長大的新人類,是在最惡劣環境里生出來的人類,我的族人都死了,剩下我一個人,于是我由廢墟來到這密封的城市,將我們新人類世代與劣境掙扎的能力宇宙的愛,傳播給你們,但他們生活在崇尚物質的文明太久,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只有你是例外,所以我愿將自己的能力和愛,完全奉獻給你。”

我呆了起來。心浪滔天掀起。邦托烏外究竟是什么樣的世界,竟能孕育出像夢女般美麗的人?我一扭胎盤。戰機急速繞彎,往遙遠的邊際飛去,下面的城市潮水般倒退。她和我的心靈鎖在一起,渾融為一。

“單杰!你在干什么?”

厲時的聲音通過傳訊設備響起,他也算有驚人的忍耐力,直到這刻真正肯定我叛變他,才出言責問。

我一腳踢出,傳音設備爆起火花,一輪劈劈啪啪的閃光,轉作沉寂。

我一無所懼。到了些刻,上天已不欠我分毫,我感受著夢女無邊的熱愛。宇宙不斷擴闊,人類日常內外的天地比起來是那么地沉悶和狹窄。

生命從來也不擁有什么,又能失去什么?

邦托烏的邊界出現在前面。

驀然強光電閃。

我駭然回頭望去。一艘超巨型的聯幫軍“無敵型”竄戰爭堡壘正由后上方緩緩降下,她的底部射出一道強光,將我們籠罩在內。戰機的動力完全失去,我甚至連指頭也動不了。

當我想到已逮捕時,知覺亦同時失去。

再醒來時,沒有了戰機,沒有了夢女。

我躺在一張手術床上,一道柔和光線由室頂射下,照在我臉上。

四周靜消無人。

腳步聲來。

一個人來到我身旁,柔聲說:“單杰圣士,你好!”

我想掙扎起來,發覺全身麻痹,怎樣也動不了。

那人將頭俯到我正上方,讓我能看到他,可是他剛好擋著上面射來的光源,背光的情況下只能看到一團黑影。

那人的聲音卻是頂熟悉。

“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嗎?尊貴的圣士。”

我驀地省覺他是誰,叫道:“馬竭能圣主。”

那人笑道:“你終于認出我來,我知吧?我真的非常感激你,沒有你我的‘超級戰士’計劃可能永遠沒有成功的希望。”

我叫道:“你想干什么?”

馬竭能平靜地道:“我并不想干什么,只是要把你改造成超級戰士,你是我第一百八十三個試驗品,先前試驗品全因抵受不住改造的過程而死掉,但你是個不同的,因為一般人的精神能只在三十至三十七度間,而你卻是五百八十六度,所以假若你也死了,我只好放棄這偉大的計劃。”

我喘著氣:“盡管我成了超級戰士,也不會與你們合作的。”

馬竭能搖頭嘆道:“你身為圣士,思想竟會如此幼稚,在改造的過程里,我將會以我發明的最先進方法,把你現有的記憶細胞完全移去,換入新的一組,你將會變成另一個身份,一個完全百分百忠于元帥的戰士,你將是個忠心的殺人機器。”

我狂叫道:“不!你們沒有權這么做,夢女在哪里?”

“呀……”

強烈的電流由四肢傳入體內。

在抵受不住下,我暈過去。

模糊間很多事發生在我身上,然后是一片空白。

絕對的空白?

牛牛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