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球狀閃電 >

第22章 核電廠

球狀閃電武器的真正使用比我們預料的要早。

這天中午,晨光部隊接到了上級的緊急命令,命令部隊攜帶全部裝備以戰斗狀態立刻出發,并說明這不是演習。部隊中的一個排攜帶兩套雷球機槍,乘直升機出發,許大校、我和林云一同前往。直升機只飛了十多分鐘就降落了,在這一公路暢通的地區,這個距離乘汽車也用不了多長時間,可見事情很緊急。

走出艙門后,我們立刻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前面是一片在陽光下十分耀眼的白色建筑群,它最近多次在電視上出現。建筑群中部的一個高大的圓柱形建筑十分引人注目,這是一座大型核反應堆,這里是剛剛落成的世界上最大的核能發電廠。

從這里看去,發電廠的廠區看不到一個人,十分安靜,我們周圍卻是一片緊張和忙碌,幾輛軍車剛剛到達,全副武裝的武警一群群從車上跳下來。在一輛軍用吉普車旁,三名軍官舉著望遠鏡長時間地向發電廠方向觀察著。在一輛警車旁,一群警察正在穿防彈衣,他們的槍散亂地扔在地上。我順著林云的目光向上看,看到身后的樓頂上有幾名狙擊手,正端著步槍瞄著反應堆方向。

直升機降落在發電廠招待所的大院里,一名武警中校一聲不響地領著我們來到了招待所內的一間會議室,這里顯然是臨時的指揮中心,幾名武警指揮官和警方官員圍著一個穿黑色西裝的領導在看一張寬大的圖紙,好象是發電廠的內部布局圖。據領我們來的軍官介紹,那一位就是行動總指揮。我認出了他,他常在電視上出現,這樣級別的中央領導出現在這里,說明了事態的嚴重性。

“怎么把正規部隊也弄來了?別把頭緒弄得太多!”一名警方官員說。

“哦,是我要總參調他們來的,他們的新裝備也許能起作用。”總指揮說,這是我們進來后他第一次抬起頭來,我看到,他并沒有周圍軍官和警官們那種緊張和焦慮,反而顯示出例行公事的隱隱的倦怠,在這種場合下,這卻是一種內在力量的顯示,“你們的負責人是誰?哦,好,大校,我提兩個問題:第一,你們的裝備,真的能夠在不破壞建筑內部的所有設施的情況下摧毀其中的有生目標?”

“是的,首長。”

“第二……恩,你們先去看看現場情況,我再問這個問題吧。我們繼續。”他說完,又同周圍的人專注于那張大圖紙上。帶我們來的那位中校示意我們跟他走,走出會議室,來到相鄰房間的門前,門半開著,穿出許多根臨時布設的電纜。中校示意我們止步。

“時間不多,我只能簡單介紹一下情況。今天上午九點,核電廠的反應堆部分被八名恐怖分子占領,他們是劫持了一輛運送入廠參觀的小學生的大客車進入的,在占領的過程中他們打死了六名發電廠保衛處的警衛。現在他們手中有三十五名人質,除了隨大客車入廠的二十七名小學生外,剩下的八人是發電廠的工程師和運行人員。”

“他們是從哪來的?”林云問。

“伊甸園。”

我知道這個跨國恐怖組織,即使是一種溫和無害的思想,演變到極端也是危險的,伊甸園組織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它的前身是一群技術逃避者,在太平洋的一個小島上建起了一個實驗型的小社會,試圖遠離現代技術,回歸田園生活。與全球許多這類組織一樣,他們最初只是一個自我封閉的,不句任何攻擊性的社團。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與世隔絕者的思想在孤獨中漸漸變得極端起來,由逃避技術發展到憎恨技術,由遠離科學演變到反科學。一些極端思想的骨干開始走出那被他們稱為現代伊甸園的小島,以在全世界消滅現代科技、回復田園時代為使命,進行恐怖活動。

與其他形形色色的恐怖組織相比,伊甸園襲擊的目標令大眾困惑,他們爆破歐洲核子中心的超大型同步加速器,燒毀北美洲的兩個大型基因實驗室,破壞了位于加拿大一個礦井深處的大型中微子探測水箱,還暗殺了三名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由于這些基礎科學設施和科學家幾乎毫無防備,伊甸園屢屢得手,但襲擊核反應堆這還是第一次。

“你們采取了什么措施?”林云又問。

“沒有,只是遠距離包圍,連靠近都不敢,他們在反應堆上安裝了爆炸物,隨時可以引爆。”

“可據我所知,這些超大型反應堆的外殼是十分厚實堅固的,鋼筋水泥就有幾米厚,他們能帶進去多少炸藥呢?”

“沒多少,他們只帶了一小瓶紅藥片。”

中校的最后一句話讓我和林云渾身發冷。伊甸園雖然憎恨技術,但為了達到摧毀它的目的卻并不拒絕使用它,事實上伊甸園是科技素質最高的恐怖組織,它的很多成員原來都是一流的科學家。那種被稱為紅藥片的東西就是他們的發明,那實際上是一小片被某種納米材料包裹的濃縮鈾,只要有足夠的撞擊力,不用向心壓縮也能發生裂變爆炸。他們通常的做法是將一枝大口徑槍的槍口焊死,把幾片紅藥片放到焊堵的槍口處,槍的子彈是磨平了頂部的,只要開腔,子彈撞擊紅藥片就會引發戰術核武器爆炸,伊甸園就用這玩意,成功地在地表將位于地下幾百米深的世界上最大的同步加速器炸成了三截,一時間,這種東西令全世界膽寒。

中校在帶我們進入房間前警告說:“進去以后說話要注意,這里與對方已接通了雙向視頻通訊。”

走進房間后,我們看到幾名軍官和警官正注視著一個大屏幕,屏幕上的情景出乎我的預料,一時間覺得是不是搞錯了:一位女教師正在給一群孩子講課。背景是一個寬闊的控制屏,許多屏幕和儀表在閃動著,這可能是反應堆的一間控制室。我的注意力集中到女教師身上,她三十多歲,穿著素雅,清瘦的面容上,那副精致的帶著下垂金鏈的眼鏡顯得很大,鏡片后的眼睛透著智慧的光芒,她的聲音柔和溫暖,聽到它,處于緊張驚恐中的我也得到了安慰。我的心中立刻充滿對這位女教師的敬佩,她帶自己的學生來參觀核電廠,身陷險境而從容自若,以崇高的責任心安撫著孩子們。

“她就是伊甸園組織亞洲分支的頭目,這次恐怖行動的主要策劃者和指揮者。去年三月,她在北美一天內刺殺了兩名諾貝爾獎獲得者并成功逃脫,在各國通緝的伊甸園要犯中排名第三。”中校指著屏幕上的女“教師”低聲對我們說。

我像頭上挨了一棍,一時間失去了對周圍一切現實的把握,扭頭看看林云,她倒沒顯出太多的震驚。再看屏幕,立刻發現了異常:那些孩子們緊緊地擠成一團,把無比驚恐的目光集中在“教師”身上,像面對一個橫空出世的怪獸;我很快發現了他們驚恐的原因:地板上躺著一個男孩,他的頭蓋骨被打碎了,成大小不一的幾個碎片散落在四周,他大睜著雙眼,用一種迷惑的目光側視著地板上那幅由他的腦漿和鮮血構成的抽象畫。地板上還有幾個“教師“留下的血鞋印,再看她右手的袖子,上面有斑斑的血點,她用來擊碎這孩子頭骨的手槍就放在身后的控制臺上。

“好,孩子們,我親愛的孩子們,前面的課上的很好,我們現在進入下一階段。我提個問題:組成物質的基本單位是什么?”“教師”在急促講課,她的聲音仍是那么柔美溫和,我企業感覺像被一條冰涼柔軟的蛇纏住了頸部,那些孩子們一定和我有一樣的感覺,只是強烈百倍。

“你,你來回答,”見沒有孩子說話,“教師”就指定了一個小女孩,“沒關系孩子,答錯了也不怕的。”“教師”臉上帶著和藹的微笑輕聲說。

“原……原子。”女孩用顫抖的聲音說。

“看,果然答錯了,不過沒關系的,好孩子,下面聽我告訴你正確答案:組成物質的基本單位是——”她莊重地一字一下揮著手,“金、木、水、火、土!好,大家念十遍:金木水火土!”

孩子們跟著念了十遍金木水火土。

“好孩子好孩子,這就對了,我們要讓被科學攪得復雜的世界重新簡單起來,讓被技術強奸的生活重新純潔起來!誰見過原子?它與我們有什么關系?不要受那些科學家的騙,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愚蠢最骯臟的人……請再等一會,我講完這一小節再繼續,不能耽誤了孩子們的課程。”最后這句話“教師”顯然是對我們這邊說的,她顯然也能通過某個顯示設備看到我們這邊,因為她說話時轉頭向另一個方向看了一眼,被什么吸引了。

“咦,女人?哦,這里終于有一個女人了,您真的很有魅力!”她顯然指的是林云,她把兩手握在胸前,露出似乎很真誠的驚喜。

林云冷笑著向“教師”點點頭。這時我在她身上居然感到了一種依靠,我知道“教師”的冷酷不會令她恐懼,因為她也同樣冷酷,因而有著與“教師”對峙的精神力量。而我是絕對沒有這種力量的,我在精神上已經被“教師”輕易地擊垮了。

“咱們之間有共同語言,”“教師”像對一個密友那樣微笑著,“我們女人從本質上是反技術的,不像那些機器般讓人惡心的男人。”

“我不反技術,我是工程師。”林云平靜地說。

“我也曾經是,但這并不妨礙我們去尋找一個新生活。您的少校肩章真漂亮,那是古代盔甲的殘留物,就像人性,已經被技術剝蝕的就剩那么一點點了,我們應該珍惜它。”

“那你為什么殺那個孩子?”

“孩子?他是孩子嗎?”“教師”故做驚奇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體,“我們的第一節課的內容是人生導向,我問他長大想干什么,這個小傻瓜說什么?他說想當科學家,他那小小的大腦已經被科學所污染,是的,科學把什么都污染了!”她接著轉向孩子們,“好孩子們,咱們不當科學家,也不當工程師或醫生少年的,咱們永遠長不大,咱們都是小牧童,坐在大水牛背上吹著竹笛慢悠悠地走過青草地。你們騎過水牛嗎?你們會吹竹笛嗎?你們知道還有過那么一個純潔而美麗的時代嗎?在那時,天是那么藍云是那么白,草地綠得讓人流淚,空氣是甜的,每一條小溪都像水晶般晶瑩,那時的生活像小夜曲般悠閑,愛情像月光一樣迷人……

可科學和技術剝奪了這一切,大地上到處都是丑陋的城市,藍天沒了白云沒了,情操枯死溪水發黑,牛都被關進農場的鐵籠中成了造奶和造肉的機器,竹笛也沒了,只有機器奏出的讓人發瘋的搖滾樂……

我們來干什么?孩子們,我們要帶人類重返伊甸園!我們首先要讓人們知道科學和技術有多丑惡,怎么能做到這一點呢?如果讓人們感受一個濃瘡有多惡心該怎么辦呢?就是切開它,我們今天就要切開這個技術濃瘡,就是這座巨大的核反應堆,讓它那放射性的膿血流得到處都是,這樣人們就看到了技術的真相……”

“能答應我一個請求嗎?”林云打斷“教師”喋喋不休的演講。

“當然,親愛的。”

“我去代替那些孩子做人質。”

“教師”微笑著搖搖頭。

“哪怕就換出一個也行。”

“教師”繼續微笑著搖頭:“少校,你以為我看不出你是個什么東西?你的血和我一樣冷,你進來后,會用0.5秒搶走我的槍,再分別用0.25秒把兩顆子彈送進我的兩個眼窩。”

“聽你的說話方式,確實像個工程師。”林云冷笑著說。

“讓所有的工程師都下地獄吧。”“教師”微笑著說,轉身拿起控制臺上的手槍,把槍口對著鏡頭湊過來,直到我們看清了槍管內壁的膛線。我們只聽到半聲槍響,隨著攝象機被打壞,屏幕上一片空白。

走出了房間,我像從地獄里出來似的長出了一口氣,。中校又向我們簡單介紹了反應堆和控制室的結構,我們就又回到了會議室。正好聽到一位警方的官員在說:

“……如果恐怖分子提出了條件,為了孩子的安全,我們肯定會先答應條件再想辦法,現在的問題是他們根本不提任何條件,他們來就是為了爆炸反應堆,之所以現在還沒有引爆炸彈,只是因為他們正在用一個自己帶進去的小型的衛星天線試圖向外界轉播實況。現在情況已經很緊急了,他們隨時都會引爆的。”

看到我們進來,總指揮說:“情況你們知道了,現在我問第二個問題:你們的這種武器能夠區分成年人和孩子嗎?”

許大校說不可能。

“能不能避開孩子們所在的控制室,只攻擊反應堆建筑的一部分,也就是操縱炸彈的恐怖分子所在的那部分呢?”一名警官問。

“不行!”沒等許大校回答,一名武警大校搶先說道,“‘教師’也帶著遙控起爆器。”看來他們已經在用“教師”這個綽號稱呼那個可怖的變態女人了。

“沒有這這種情況也不行,”許大校說,“反應堆和控制室結合成一個建筑。我們的武器是將建筑物做為一個整體攻擊的,墻體擋不住它,從建筑物的大小來看,不管瞄準哪一個局部,整幢建筑都在殺傷范圍內,除非將孩子們帶出并遠離反應堆建筑,否則他們肯定會被殺傷。”

“你那是什么東西,中子彈嗎?”

“對不起,只有在總裝備部一號首長授權后我才能做更詳細的介紹。”

“沒必要了,”大校轉身對總指揮說,“看來這東西沒用。”

“我認為有用的!”林云說,她令我和許大校都很緊張,因為這種場合輪不到她說話的。她走到總指揮的辦公桌對面,雙手撐著桌子身體前傾,用灼人的目光直視總指揮,后者抬起頭,沉著地迎接著她的注視。

“首長,現在事情就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樣清楚了。”

“林云!”許大校厲聲制止她。

“讓少校同志說下去。”總指揮不動聲色地說。

“首長,我說完了。”林云垂下視線,退到后面去了。

“好吧,除了緊急指揮中心成員,其他同志先出去等候吧。”總指揮說,也垂下視線,但沒有再看那張建筑圖。

我們來到了招待所的樓頂上,與晨光部隊的其他成員會合。我看到,兩挺雷球機槍已經架設到樓頂邊緣,分別蓋上了一張綠色蓬布,蓬布下面的四個超導電池中的兩個存貯著激發球狀閃電所需的強大電能。另外兩個,則存貯著兩千顆殺傷型宏電子。

前方二百米處,核反應堆高大的圓柱體在下午的陽光中靜靜地里放者。

當武警中校離去后,許大校低聲地對林云說:“你是怎么搞的!你清楚球狀閃電武器目前面臨的危險,一旦泄密,敵人就能夠很快地建立起對它有效的防御,那它還有什么戰場優勢?在現在的緊張形勢下,敵人的偵察衛星和間諜注意著我們每一個地區的每一處異常,我們一旦使用……”

“這就是戰場啊!這座反應堆的容量是切爾諾貝利的十多倍,一旦被炸毀,方圓幾百公里將變成無人區,可能有幾十萬人死于核輻射!”

“這我清楚,如果上級下令使用,我們堅決執行,問題是你不應該越出自己的職權范圍去影響首長的決策。”

林云沉默了。

“其實,你渴望使用那件武器。”我忍不住說。

“那又怎么樣?這不是一種很正常的心態嗎?”林云低聲對我說。

之后我們誰都沒有說話,盛夏的熱風吹過樓頂,樓下不時響起急剎車的聲音,緊接著是士兵下車時急驟的腳步聲、武器和鋼盔相互之間的碰撞聲,除了幾聲簡短的命令,沒有更多的話音。在者聲音中,我卻感到一陣恐怖的死寂壓倒了一切,其他的聲音仿佛都極力想從這死寂中掙脫出來,但很快被它的巨掌窒息了。

沒等多長時間,那名武警中校又出現了,樓頂上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他簡短地說:“晨光部隊的軍事指揮官跟我來。”康明中校站了出來,正了正鋼盔跟著他走了。其他人還沒來得及重新坐下,康中校就回來了。

“準備攻擊!發射數量由我們自己定,但要對反應堆建筑中的有生目標確保摧毀。”

“發身數量由林云少校決定吧。”許大校說。

“200發耗散型,每挺發射100發。”林云說,顯然造就考慮好了。這次武器中裝載的宏電子均屬于耗散型的,建筑內的有生目標均已被摧毀后,剩下的球狀閃電就將攜帶的能量以電磁輻射形式逐漸消耗掉,慢慢熄滅而不發生爆炸,不會再有破壞力。而其他類型的球狀閃電在這種情況下仍有可能以爆炸方式驟然釋放能量,對特定目標類型以外的其他目標產生隨機的破壞。

“第一和第二射擊組到前面來。”康明中校說著,分開人群來前面,他指著前方,“武警部隊將向反應堆靠近,到達100米安全距離線時,他們會停下,這時立刻射擊。”

我的心立刻抽緊了,放眼望去,前方那巨大的圓柱體在陽光中發出刺眼的白光,讓我無法正視,我一時產生了幻聽,仿佛吹過樓頂的風送來了孩子們的聲音。

兩雷球機關槍上的蓬布被掀開,兩根加速導軌的金屬外殼在陽光下閃亮。

“這個讓我來吧。”林云搶先坐到了一挺雷球機槍的設計位置上,康中校和許大校互相看了一眼,默許了她。我在她的眼神和動作中看到了難以掩飾的興奮,像一個孩子終于拿到了自己最熱愛的玩具,這讓我渾身發冷。

樓下,武警的散兵線已經開始向反應堆方向移動,在前方那高大的建筑面前,這一排人影顯得很小。散兵線推進很快,正迅速接近反應堆100米的安全線。這時,雷球機槍加速導軌上的激電弧點燃了尖利的噼啪聲使樓下的人們都抬頭向上看,連散兵線中的士兵們也都回過頭來。當散兵線在距反應堆建筑100米處停下時,兩排球狀閃電從樓頂飛出,飛向反應堆。這死亡的颶風呼嘯著越過了兩百多米的空間,當第一顆球狀閃電擊中反映度建筑時,仍有球狀閃電從加速導軌中不斷地射出,它們拖著的火尾連成一線,在招待所樓頂和反應堆建筑之間形成了兩條火流。

以后的情形是我事后從控制室的錄象中看到的。

當一群球狀閃電飛入控制室時,“教師”已經停止了講課,正伏在控制臺上鼓搗著什么,仍擠成一團的孩子們由一個持沖鋒槍的恐怖分子看押著。由于射入建筑的球狀閃電曾有短暫的時間失去觀察者,進入概率云狀態,當觀察者重新出現而使概率云塌縮成確定態后,它們已經失去了速度,只是沿著隨機路線低速飄行了。這時所有人都抬起頭來,驚恐而迷惑地看著那些飄蕩的火球,它們的尾跡在空氣中形成了一幅復雜且瞬息萬變的圖案,它們發出的聲音像萬鬼號泣。在控制室攝象機拍攝的圖象中,“教師”的臉看得很清楚,她的眼鏡反射著球狀閃電橘黃色和藍色的光芒,她的眼神中沒有其他人的恐懼,而只有迷惑,后來她甚至笑了一下,也許是為了放松自己,也許真覺得這些火球有趣,這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后的表情。

當球狀閃電爆炸時,強烈的電磁脈沖使攝象機的圖象消失了,但在幾秒鐘后恢復,這時畫面中已空無一人,只有殘存的幾個球狀閃電還在飄行,并在漸漸熄滅中,隨著自身能量的減低,它們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已不那么恐怖了,像是安魂曲。

在招待所的樓頂上,我聽到爆炸聲從反應堆建筑中傳過來,整座樓的玻璃都被震得嗡嗡響,這聲音震動的不是耳朵而是五臟六腑,讓人感覺到一陣陣惡心,顯然有很多次聲波的成分。

走進反應堆控制室前,我覺得自己會支持不住的,但我還是和林云一起走了進去,精神的虛弱使我兩腿發軟,站立不穩。自我看到爸爸媽媽的灰燼十幾年后,又看到了孩子們的灰燼,雖然不是我的孩子。除了少數幾個殘缺不全的炭化遺骸外,大部分死者都被燒得十分徹底,義務卻基本完好無損。在一個普通焚化爐中,有兩千多度的高溫,要將一個人體燒成灰也需幾分鐘時間,而球狀閃電卻在一瞬間做到了這件事,除了它內部那一萬多度的高溫外,物質波的共振使能量均勻地作用于每一個細胞。

有幾名警察圍在“教師”的那堆灰旁,在她的衣服里翻找著什么。其他七名恐怖分子也被干凈利落地消滅包括兩個準備引爆“紅藥片”的。

我小心翼翼地繞行在孩子們的灰燼之間,這一堆堆來自花朵般的生命的白色灰燼上放著一套套孩子的衣物,那些灰燼有許多還保持著孩子倒地時的形狀,頭部和四肢都能清楚地分辨,控制室的整個地板變成了一幅巨幅抽象畫,它由球狀閃電創作,描述著生命和死亡,我一時間竟感到了一種超脫和空靈。

我和林云在一小堆灰燼前停住了腳步,從完好無損的衣服看這是一個小女孩,灰燼將她最后的姿勢保存得十分完好,看上去她仿佛是跳著歡快的舞蹈進入另一個世界的。與別的灰燼不同,她身體的一小部分逃過了毀滅,那是她的一只小手。這小手白潤稚嫩,每個手指根部小小肉窩都看得清清楚楚,仿佛它從來就沒有脫離過生命的軀體。林云蹲下身去,輕輕拿起了那只小手,雙手握著它,我站在她身后,就這樣一動不動地呆著,對于我們,時間已停止了流動,我真希望自己化作一尊沒有感覺的雕塑,與這些孩子們的灰燼一起直到世界盡頭。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才發現身邊又有了一個人,是總指揮。林云也看到了他,輕輕地把小手放下,站起身來說:

“首長,讓我去見孩子們的父母吧,武器的攻擊是我進行的。”

總指揮緩緩地搖搖頭:“決定是我做的,后果與你無關,與參加行動的任何同志都無關,你們做得很好,我為晨光部隊請功,謝謝你們,謝謝。”他說完邁著沉重的步伐離去,我們都知道,不管各方面對這次行動的評價如何,他的政治生涯已經結束了。總指揮走了幾步又停了下來,沒有回頭,說了一句肯定讓林云終生難忘記的話:

“另外,少校,也謝謝你的提醒。”

一回到基地,我就提交了辭呈。所有的人都來挽留我,但我去意已定。

丁儀對我說:“陳兄,你應該理性地想這件事,如果不能用球狀閃電武器,那些孩子同樣會死,而且可能死得更痛苦,與他們一起死的還有成千上萬的人,他們會死于輻射病和血癌,他們的后代會出現畸形……”

“好了,丁教授,我沒有你那純科學的理性,也沒有林云軍人的冷靜,我什么都沒有,只好走了。”

“如果是因為我不好……”林云慢慢地說。

“不不,你沒錯,是我,像丁教授說的,我這人太敏感,也許是因為小時侯的經歷吧,我真的沒有勇氣再看到有人被球狀閃電燒成灰,不管是什么人。我沒有研究武器所需要的那種精神力量。”

“可我們現在正在收集燒毀芯片的宏電子,這種武器反而會減小戰場上敵方人員傷亡。”

“對我來說都是一回事,我現在甚至都不敢再見到球狀閃電了。”

這時我正在基地資料室,交還我工作中使用的所有保密資料,這是我離開基地的最后一道手續了,每交一份文件我就簽了個字,每簽一個字,我就離這個不為外界所知的世界遠一步,在這個世界里,我度過了自己殘存的青春歲月中最難忘的日子,我知道,這一次離開,自己再也不會回來了。

走的時候林云送了我很遠,分手之際她說:“球狀閃電的民用研究可能很快就會開始,到時候我們能再合作的。”

“有這一天就太好了,”我說,這對我也確實是個安慰,但另一個直覺,讓我沒有期待未來重逢,而把早就想對她說的話在這時就說了出來。

“林云,在泰山第一次見到你時,我有一種從沒有過的感覺……”我看著遠方的成為北京屏障的群山說。

“我知道,但我們太不一樣了。”林云也隨著我的目光遙望遠方,我和她在一起的時光總是這樣,從來沒有互相對視過,但卻都看著同一個方向。

“是啊,太不一樣了……你多保重。”在這戰云密布的嚴峻形勢下,她應該能理解我最后那四個字的意思。

“你也保重。”她輕輕地說。車走了很遠,我回頭見她還站在那里,深秋的風將大片的落葉吹過她的腳下,她仿佛站在一條金黃色的河流中,這就是林云少校留給我的最后記憶。

以后,我再也沒能見過她。

牛牛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