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衛斯理系列 > 91.烈火女

第十四章 河水滔滔

那半件破衣服,自然就是我第一次進山洞時,披在雕像身上的破布片了。

陳二小姐不見了!

何先達這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心頭痛梅莫名,他瘋狂也似的,在附近找了十來天。他估計,在開始的一兩天,二小姐必然在附近,不會走遠。可是一任他叫破了喉嚨,二小姐也沒有出現,可知她是故意躲著不要見他。

日子一天天過去,找到二小姐的希望,也越來越涉茫。何先達以為她一定在危機處處的苗疆之中,遭到了不幸,自覺罪孽深重之極,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苗疆,要以有生之年,在苗疆長伴芳魂。

他不知道二小姐并不是立刻就死的,他也不知道二小姐竟然有了身孕,直到十月懷胎,產下了女兒之后才死!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一個女兒!

在樹皮上那些潦草的字跡中,充滿了真正的,發自內心深處的懺梅和痛苦。這樣深切的痛苦,來自一個身手非凡,本來可以有很好生活的一個青年人,也就格外叫人感到可惜。

我一面看著那些文字,一面把它們讀出來,漸漸,也受了感染,聲音變得低沉。藍絲從一開始,就用心聽著,啼著下唇,一言不發。

那么多年來,跌進了痛苦深淵之中的人,是她的父親,雖然她從來也沒有見過這個人,但是血緣關系自有它奇妙的感應,所以她的感受,也和我們不同,聽到后來,她眼中淚花亂轉。

我看完了所有寫在樹皮上的記述,山洞中顯得很靜。通訊儀之中,突然傳來白素的聲音:“藍絲,你恨不恨他?”

藍絲茫然:“我……不知道……不知道!”

我也不禁嘆了一聲:“恨與不恨,都不成問題,問先達和藍絲,父女兩人見面的機會,微之又微!”

猛哥一揚眉:“誰說的?我既然曾受過委托,還是要把他找出來!”

藍絲深吸了一口氣:“猛哥大哥,你找人的方法不是很對,且是一個人找不夠,你應該把我母親是怎么死的,我是在什么情形之下成長的,現在的情形如何,編成故事,或是編成曲子,讓人到處去說,讓人到處去唱。流傳開去,總有傳到他耳中的時候!”

藍絲的話才一出口,我和白素已齊聲喝采:“好主意!”同時我聽到通訊夜中有點奇怪的聲音傳來,我忙問:“怎么啦””

白素的回答,聲音很甜:“紅綾睡著了。”

藍絲又道:“他聽到了之后,一定會到藍家峒來找我,比在于山萬水中找他容易多了!”

猛哥也連連點頭,藍絲緩緩過身,來到那座“雕像”之前,那只不過是一個略具人形的物體,可是藍絲望著它,神情大是依依。

她哺哺的地道:“他們……兩個人不知究竟是什么……樣子的?”

我道:“你母親美麗清柔,有九分像你表姐。”

白素則道:“藍絲你放心,我會請最好的繪形師,把他們的樣子畫出來給你。”

我拍手:“據我所知,最好的繪形師,就是白老大,就請他老人家出手!”

藍絲忽然間:“他老人家和我又是什么親戚關系?”

我不禁呆了一呆,親戚關系是一定有的,可是一時之間,又哪里算得清楚——我也真是糊涂,白素就一下子說了出來:“很親密的關系,他是你的姨丈。”

藍絲又深深吸了一口氣:“雖然媽媽早死了,父親下落不明,但是突然多了那么多親戚,真是高興!”

我忽然想起了溫寶裕來。溫寶裕和藍絲這一對,是絕對肯定的了——溫寶裕這小子,若是有什么三心兩意,藍絲的降頭術排山倒海使將出來,有一千一萬個溫寶裕,也不夠蜈蚣蝎子嚼吃!

那么,溫寶裕豈不也成了我們的親戚?

這一點,只怕他的腦袋再古怪,再會作天馬行空、匪夷所思的設想,也想不出來!”

我一想到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白素立時知道了我的心意,她問:“小寶?”

我一面笑,一面道:“是啊,他再也想不到,我們別告訴他,讓他去猜,把他的腦袋猜破了,也猜不到藍絲和我們的關系!”

藍絲有點焦急:“真會……把頭想破?”

那真是事不關心,關心則亂,那么聰明伶俐能力高強的小藍絲,平日處理何等精明,這時,事情一和她情郎有關,她就會怕真的會“想破頭”了!

我忍不住伸手按住了她的頭頂,用力搖著她的頭:“你說呢?會不會?”

藍絲也就“咭咭”笑看,“懺悔錄”帶給她的不快,至少也去了一半!

她道:“他要真想破了頭,倒也好,可以趁機把他的腦部改造一下。”

藍絲這樣講,自然是說著玩的,可是我心中卻陡然一動,一個問題動口而出:“那批外星人在苗疆活動,他們為什么要制造一個烈火女出來?”

沉寂了好一會,白素才道:“我有一個想法,大家上直升機來如何?何先達我看是決不會再在這個山洞之中出現的了!”

藍絲依依不舍,我道:“反正你是地頭蟲,什么時候想來就來!”

藍絲用力點頭,在出山洞的時候,伸手在那條巨大的“好人蛇”頭上,拍了兩下,那巨蟒昂起頭來,神態仍是十分駭人。

上了直升機之后,白素發表她的意見:“我相信他們的心地好,感到在地球活動,總要替地球人做點事。棵棵人在地球人之中,又是很落后的一族,所以他們就豎立了烈火女,使棵棵人有地位,也有信仰!”

我想了一想,才點頭,可知我雖然同意,但是也還有補充:“誰知道他們在地球上作了些什么活動,那可能只是他們在大大損害了地球之后,所作出的小小補償!”

白素笑了一下,沒和我再爭下去,忽然,她嘆了一聲:“我母親成了外星人?外星人能力高超,應該知道我……我們都在想念她!”

我道:“她已經成了神仙,哪會再貪戀紅塵?或許,神仙對腦部所作的改造,就是要人完全忘記在塵世問發生的一切———把烈火,早已把一切往事燒得干干凈凈,還有什么可以貪戀的?”

白素默然不語。

我同時也想到,陳將軍的這兩個女兒,她們的遭遇,是極其典型的性格決定命運。

要不是她們的性格,都如此剛烈,她們的命運,自然也大不相同——陳大小姐可以讓白老大解釋,陳二小姐可以讓何先達在她面前懺悔。可是她們卻都如此決絕,所以才形成了事后的命運。

沉默了好一會之后,駕機的白素才道:“猛哥,你指路,我們到墓地去!”

猛哥“啊”地一聲:“這……在天上認路,我卻認不出來,要從陸地去才行!”

猛哥記得二小姐落葬之處,要他在天空上指路,確然大有困難。

藍絲提醒他:“是在一條河的旁邊?”

猛哥道:“對,那條河,‘布努’叫‘里流河’!”

藍絲點頭:“我知道,這河很長,流過藍家峒的外面,所以十二天官才會發現我,是在這河的上游?”

猛哥道:“在雙頭山——可以望到雙頭山的所在。”

他們在講座著苗疆的地形,我一面注視著睡得極沉的紅綾,一面也留意著直升機上的小熒屏一一通過望遠鏡頭,可以看到下面的情景,而且可以變焦,把要留意的目標,距離拉近,看得更清楚。

那時,已是天色將明之前,最黑暗的時分,在我注視的熒屏之上,忽然看到了一團火光,在火光之旁,還有兩個人影,在迅速跳動。

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大聲叫:“看,有火光,有冒火光的人!”

白素也看到了:“啊,那就是我看到過的冒火人!”

我迅速地把距離拉近,紅綾也被吵醒了,揉著眼。我們一起凝神看去,已可以看得很清楚;那不是一個人身上存有火光,而是有一團人光,有兩個人,正在爭奪這一團火光。

再看清楚些,在爭奪那團火光的,也不是人,而是兩頭猿猴!

紅絞在這時,喉間發出了一陣十分怪異的聲響,神情極緊張。

由于她的神態很奇特,所以使我立即想到,下面在爭奪火光的兩頭猿猴,就是和她關系十分密切的那兩頭銀色的靈猴!

白素也立刻想到了這一點,她尖聲道:“難怪我迫不上,原來不是人,是靈猴!”

紅綾現出洋洋得意的神情,仿佛她的母親迫不上靈猴,她心有榮焉。

再看清楚些,兩頭靈猴在爭奪的,也不是火光,而是一樣會發火光的物件,由于銀猿的動作快,跳動不已,所以一時之間,看不清那是什么,直到急奪有了結果,所有人才發出了“啊”地一聲響。

爭奪有了結果,其中一頭銀猿一下子把自己的身子,鉆進了那東西之中,或者說,是把那東西,套上了它的身子。這才使我們看清,那東西,像是一件背心,穿上了之后,不論是人是猿,看起來,也就像是那個人或那頭猿身上會冒火,一樣。

紅綾興奮得拍手叫:“會冒火,靈猴身上也會冒火,它們成了神仙了!”

我和白素互望一眼,心中卻再明白沒有.那“背心”,當然是外星人留下來的東西。外星人把歷代烈火女的骸骨放在那山洞中,留下一些物件,也留下一對銀猿看守,留下的物件之中,有一樣是會冒火的“背心”——那可能是一件飛行衣,或者是什么別的裝備,不得而知。

這時,一頭銀猿穿著那“背心”在前飛馳,另一頭在后追,速度快絕,一下于就隱沒看不見了。

紅綾直到不見它們了,才長長地吁了一口氣,一副高興莫名的樣子。

白素望了紅綾一會,紅綾卻假裝看不見。

藍絲道:“看來,發光的東西,像是一件火服——那是神仙留下來的衣服?”

我點頭:“應該是!”

藍絲又沉默了片刻,才指著其中的一幅熒屏;“看,里流河,向北飛,就可以到它的上游。”

找到了那條河,溯河向前飛,到天色大明.已經看到了“雙頭山”,直升機在河邊找到了平坦的地方,降落了下來,藍絲第一個出了機艙。

猛哥跟著出來,長嘆一聲:“不遠了,當年我從昆明回來,就是洞河向北走的!”

我、紅綾和白素,跟在猛哥和藍絲的后而.一起向前走,藍絲不時望向河水,像是在想像她才出世,就被放在木板上,順流而下的情景。

當然她不可能有任何記憶,就像紅綾無法記憶起她會和外婆、神仙相處過的日子一樣。

河水滔滔,不知流了多少百萬年,任何人的生命與之相比,都微不足道,我感慨萬千地把突然想到的這種想法講了出來。

紅綾在一旁聽了,現出了很怪異的神情,我道:“怎么樣?聽不懂?”

我心想,這種話有很深的人生哲理,紅綾才脫離女野人生涯,自然是聽不懂的。她昔表示不懂,我可以趁機解說一番。

怎知紅綾咧嘴一笑:“聽懂了,只是卻覺得好笑!”

她說到這里,真的縱聲大笑了起來:“河是河,人是人,怎么可以拉在一起?人能像河那樣,只是流著,什么也不用做么?”

我一時之間,不禁講不出話來,同時,也發現許多所謂蘊藏了人生哲理的話,都可笑得很。或許,所謂人生哲理本身,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

步行并沒有多久,約莫一小時,沿途風光絕佳,但大家都無心欣賞,河轉了一個彎,便有一片滿是野花的草地。在草地近河處,有用石塊疊成凸起的一堆石塊,石塊之下,埋的就是藍絲的母親——陳二小姐陳月梅了。

藍絲站在石塊堆之前,久久不語。我、白素、紅綾和猛哥,四人合力砍出了一個木樁,在木樁上刻了“成都陳月梅女士之墓”幾個字。

然后,白素來到藍絲的身邊,低聲說了幾句。藍絲點了點頭,白素回來,在木樁下又加上了“女何藍絲泣立”五個字。

我看了不禁大是感慨,衛紅綾、何藍絲,我才認識她們的時候,誰想到她們各有姓氏,而且和我大有關系?

把木樁立在石塊堆之前,猛哥道:“我回去,吩咐人在這里,好好造一座墓。”

藍絲神情感激:“多謝你了,猛哥大哥。”

猛哥十分古怪,挽住了藍絲的手,忽然視線落在她的大腿上,笑:“怎么樣,刺工還不錯吧!”

藍絲大腿上的刺青,精美紙絕倫,可是藍絲卻嘟起了嘴:“不好看,人人都當我是怪物。”

猛哥呵呵笑:“有了這樣的刺青,人人都知道你和蠱苗大有關系,誰都不欺侮你,也沒有什么毒蟲蛇敢咬你,還說不好?”

藍絲低聲道:“我是說著玩的,猛哥大哥,你是我的活命恩人,沒有你,我出不了娘胎。”

那一邊,白素走向紅綾,我一看到白素的神情,就知道白素必然又要向紅綾提出什么要求的了,同時,也看到紅綾現出戒備神情。

我心中一緊,不知如何才好,只見紅綾已換成了一副笑嘻嘻的樣子。

白素神情嚴肅,來到紅綾身前,沉聲道:“你可以找到那兩頭銀猿,把它們找出來。”

紅綾嘻著一張闊口,搖了搖頭。

白素已沉下臉來,我知道白素想召那兩頭銀猿,目的是想得到那件外星人留下來的背心。我正想去打圓場,已聽得紅綾一面眨著眼,一面道:“不,我不要再和猴子在一起,我不會去找它們:我只要和媽媽在一起——”

她說到這里,抬頭向我望來,又補充了一句:“也和爸爸在一起。”

一番話,把白素聽得心頭狂喜,她一直在努力,要和猴子爭奪紅綾,難得紅綾講出了這樣的話來,那表示她成功了。

可是那也表示,她無法找到那兩頭銀猿!

她該如何選擇呢?

紅綾在這時,又向我望來,我在她的神情上看出,可以肯定,她弄了一個狡猾——她始終怕白素要打破銀猿的頭,所以才這樣說的。

她終于不再是女野人了。

我由衷地哈哈大笑了起來。

(全文完)

牛牛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