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衛斯理系列 > 72.生死鎖

眼神空洞如陌生人

我和他的友情,是無可置疑的,在“追龍”這個故事中,他甚至代表我去進行生命的冒險。

可是這時,他幾乎在一小時之后才來到,而且進來的情形,看了實在使人心寒。

白素去應門,門一開,就聽到溫寶裕大聲叫嚷的聲音,我立時迎出去,卻看到陳長青是被溫寶裕拉著進來的,看來,他自己根本不愿意來。

如果自溫寶裕放下電話之后,一直是這種拉拉扯扯的情形的話,那么,一小時可以來到這里,溫寶裕一定盡了最大的努力。

這時,溫寶裕好不容易把陳長青拉進了門,陳長青卻還想退出去,溫寶裕的行動十分敏捷,一轉身,到了他的身后,用力一推,又將他推得向前跌出了一步,才算使得陳長青在我住所的客廳之中站定。

看到了這種情形,我真的呆住了,不知怎樣才好,連招呼都忘記了,我的驚諤,不單是因為陳長青的態度,而且,更由于他的神情。

陳長青本身是一個對幾乎任何事情都興致勃勃的人,在以前有他出現的場合之中,都使人感到這一點。可是這時,他神情之落寞和無精打采,疲倦和提不起勁來的那種樣子,簡直令人看來心酸,說他這時的心境,像是槁木死灰,絕不算過份。

白素這時,在我身邊經過,低聲說了一句:“比上次我見他時,好像又嚴重了一些。”

我一面點頭,明白白素的意思,叫我應該好好和他談一下,一面仍然緊盯著他。

他像是有意在回避著我的眼光……如果真是那樣,倒也好了,可是他又像是在望著我,眼光空洞而茫然,看起來,像是那是一雙沒有生命的眼睛一樣。

我過了片刻,才道:“請坐。”這兩個字一出口,我就知道說錯了,以我和陳長青的熟稔程度而言,何必再說“請坐”這樣的話?可是這也不能怪我,因為這時在我面前的陳長青,看來既然像是陌生人一樣,他又一直僵立著不動,那我說一聲“請坐”,也是十會自然的事。

果然。我這兩個字才一出口,陳長青的臉上,就泛起了一絲十分苦澀的笑容,喃喃的道:“請坐。”

我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才好,溫寶裕雙手抓住了陳長青的手,拉著他到了沙發前,道:“坐下再說。”陳長青坐了下來,眼神空洞,聲音也十分空洞地道:“是不是又要說:倒茶?”

我一聽得他這樣講,不禁有點冒火,伸手直指著他,道:“喂,有一點你要弄清楚,不論在你身上真有什么事發生,還是你在裝神弄鬼也好,要是你不把我當朋友,只管請便。”

牛牛天龙